切换到宽版
  • 103阅读
  • 103回复

[耽美同人]《5cm的狐狸》TXT小说(全本)作者:AHC。(温馨甜文,不看后悔,带小狐狸图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2850
配偶
单身
点券
9468
威望
232
贡献值
0
0 发表于: 2011-11-19 13:42:43
点评:萌翻了的小狐狸  温馨到让人流泪啊  有萌图阿 非常喜欢 羡慕有爱啊 @=7[KMb  
Z5j\ M  
t!8(IR  
捡到一只5cm狐狸·户外篇
*M?[Gro/  
男人蹲了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家伙。 J9%I&lu/  
N&uRL_X .  
狐狸?还是5cm的狐狸? U#iGR5&^3  
D_N0j{E  
“过来。”他勾了勾手指,期望这小东西会像猫一样温顺地靠过来。 !V'~<&  
I!?)}d  
“……”狐狸却只是露出一张臭脸。 9xN`  
dO1h1yJJ  
“……” FUP0X2P   
*V`E)maU  
他又动了动手指。 sv.?C pE  
@+6cKP  
而对方却仿佛被冒犯了一般,索性侧过头去,再不理会。 c W1`[b  
%{|67h  
男人沉默片刻,接着伸出手拈住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Z,~PW#8<&  
>1qum'  
软软的,而且很轻易就将狐狸提了起来。 wX4gyr  
c Cx_tGR"  
“!~·#¥%……—%¥#!!” hz+O.k],?  
:anR/  
他听不懂狐狸在叫什么,但看的出来他并不高兴—— ri2`M\;gt  
rw$ =!iyO  
他死命地拉住地上的几根枯草,眼泪也都急出来了。 n%ypxY0  
]Pl Ly:(  
“……” dC/@OV)0#  
男人不得不开始反思这令他感到愉快的行为。   aH&Efz^  
V2S HF  
Zet80|q  
似乎……很疼的样子。 &X6hOc:``\  
#Y0ru9  
男人又沉默了会儿,接着便把狐狸放下。 7.*Mmx~]=  
Hva/C{Y  
狐狸立刻蜷作一团,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尾巴。 P9o=G=i  
U;=1v:~d  
“喂。”男人用手戳了戳狐狸,“跟我回家好不好?” '-BD.^!!  
6 u1|pX8  
可狐狸却瞧也不瞧他一眼,反倒是将尾巴越抱越紧了。 4$y P_3  
YCq:]  
}Oq P`B  
被讨厌了呢…… n}dLfg *  
vO)]~AiB  
男人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cR=o!2O  
y q!{\@-  
这可怎么办好…… T|2v1Vj  
男人挠了挠头,完全拿面前的小家伙没辙。 r3+   
AqT}^fS  
周围有什么可以取悦他的东西吗…… X2E=2tXl`7  
Js&.p9S2  
他四下望了望,发现不远处有一棵樱桃树。 lf\^!E:  
YH&q5W,KX  
对了,樱桃。 NpxgF<G  
l(HxZlHr  
“喏。”他将摘下的樱桃放在狐狸面前。 *#1J  
/z )Nz2W  
“刚刚是我不好,这个算赔礼了。” k3T374t1b  
D,()e^o  
“……”狐狸没有立刻接受他的好意,但也并未置之不理, z<_a4 ffR  
]QQeUxi  
他只是有些生怯又有些渴望地望着那颗红润的果实。 qFI19`?8E  
7M~/[f7Z{  
嘛,这也算是进了一步了。男人想。 x->+w Jm@s  
V@nZ_.  
('2Z&5  
?KWo1  
p*U!94Pb  
片刻之后,狐狸抱起了面前的樱桃, F<^f6z8  
=y=MljEX  
开始试着去吃这个对他而言似乎很陌生的水果。 a+j"8tHu$  
nG-DtG^z  
可是他的嘴太小,而樱桃的表面却又很滑,怎么也没办法咬下一口。 XRTiC #6  
e|q~t {=9S  
“看来他的牙也不怎么厉害。”男人站在一旁, L#S|2L_hC  
:%h|i&B  
回想起刚才狐狸露出的“我咬死你”的神情。 0es\ j6c  
T uC  
“来,我帮你。”男人一边说,一边将樱桃拈了过来。 Z)f?X  
!="8ok+  
他试图将樱桃肉挖出来,但无奈樱桃实在太小了,怎么也搞不成功。 Tv9\` F[  
">5$;{;2r  
“……”这时狐狸凑到了他面前,盯着他沾满樱桃水的手指。 )iJv?Y\]  
_M^^0kf  
“嗯?哦。”男人顿时反映过来,将手指伸到狐狸面前。 MY^o0N  
vpC?JXz=H  
FV{XPr%   
狐狸没有拒绝这送到面前的美味, dkeMiL m  
^9><qKbO  
一点一点,他舔着男人指尖滴落的泛着微红的汁液。 rM? J40&.  
.@ZrmO o]]  
“似乎……心情变好了的样子。” Xc4zUEO9  
[NV/*>"j&  
'dqecmB  
之前一直脾气火爆的狐狸突然安静了下来。 uL ~wMX  
2qQ;U?:q  
他像猫一样舔着男人的手指。乖巧,温顺。 yF1p^>*ak&  
C{+JrHV%h  
后者心中油然而生一阵愉悦感。 x&r f]R  
xo2j fz  
“吃饱了?”片刻之后,男人将手指拿开,“呃……” @>8 {J6%\  
J/3$I  
或许是他没算好距离,靠得太近,樱桃水竟滴得狐狸一身都是。 @( 0O9L F  
y7R=zkd C9  
对方显然也对此感到不快,眉头又皱了起来。 @yC3a)=$L  
dK0H.|  
虽然旁边有河,男人思忖, IVa6?f6H_  
[)kuu  
但如果这小家伙跳进去的话一定会被冲走的吧。 kB%.i%9\\  
TQPrOs?  
他估量了下形式,再次对着狐狸伸出手指。 YLS*uXB&.  
TKiYEh  
“跟我回家吧,我会帮你洗干净的。” REh\WgV!u  
EXwU{Hl  
Z3=N= xY]  
出乎男人意料的,狐狸坐上了他的手指。 k8l7.e*  
_/u(:  
虽没有口头上的答应,男人也知道,他是愿意跟自己一起回家了。 ZE= Yn~XM  
'Sesh'2 /  
他笑着抬起手,小心翼翼地将狐狸托起来。 b|;h$otC  
9MQjSNYzo  
“这里风很大,尤其是傍晚的时候,” $RunGaX!=N  
yk(r R  
他握住狐狸的腰,将他移到自己胸前的口袋里, V DZOJM)(  
j ,lI\vw<  
“所以你就在这里呆一会儿吧。” 对方默默地点了点头。 wQ~]VV RN  
.g?D3$|K  
太阳的余辉洒在男人的身上,他尽量走得很轻, l;&kX6 w  
7%[ YX  
以免颠簸到口袋里的狐狸。 O%6D2d  
nLC5FA7<  
他低下头,看见狐狸正趴在口袋上,半眯着眼。 JIHIKH-#  
"@|rU4Y  
隔着衣物能感受到他微弱,规律的呼吸。 HL dHyK/S  
d0&  
男人突然觉得很温暖。 Le{.B@2-"  
}Z t#OA $  
并不是指身体的热度,而是难以名状的某个地方。 `M. I.Z_  
71ab&V il  
比如,心里。 P2| +7D:  
YU!s;h  
他笑了笑,用手指碰了碰已经睡着的狐狸的头。 -yTIv* y  
A)Rh Bi  
“你会有张很舒适的床的。” & JJ*?Dl  
4sW~7:vU  
4tx6h<L#s  
 K V  
'KT(;Vof  
- 捡到一只5CM狐狸·室内篇 - 2-W y@\  
(ss,x CF  
TCIbPs E  
   ;*ULrX4[  
“到,家,了。” K5t.OAA:  
男人点了点狐狸的头,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TJ_6:;4,|_  
“还想吃点东西吗?”说着便朝厨房走去,“是要牛奶还是……?” p=zTY7L  
只见狐狸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自己已经弄脏的衣服。  WK@<#  
^]~!:Ej0  
“真是爱干净的狐狸啊。”男人一边注视着在浴室地板上脱衣服的狐狸,一边笑着说道。 /L5:/Z  
“……”瞬间,狐狸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转而斜眼看着旁边的人。 R@/"B?`(f  
{,Rlq  
嗯?这警惕的眼神…… KmM:V2@A$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男人扬起嘴角,好笑地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狐狸。 m{~L Fhhd1  
反正等会也要看。他在心里暗暗想道。 %DA`.Z9 #  
mEkYT  
#};Zgixo$  
- ;:+2.//  
e=eip?p  
狐狸冷冷地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便干脆地脱掉了衣服。接着盘腿坐下,侧过头看着男人。 ^tI&5S]nE  
“……啊?噢,水是吧?”正在感慨这小狐狸皮肤还挺光滑的男人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mUt[Yy:z  
他起身拿过放在一旁纸杯,里面已经注好了温水。 I0=L_&`)  
他将水杯移到狐狸面前,而狐狸却只是打湿了下身子,便开始专心致志地洗自己的衬衣。 zr_L V_e  
vy2"B ch  
“这样下去会感冒的……”男人轻声说道,拈起准备好的棉签,沾了些水,接着是肥皂, R,=8)OI2  
,?Zy4-  
然后便轻轻地在狐狸的背上搓起来。 bd% M.,  
yF%e)6  
他没有拒绝我,男人喜滋滋地想,这又是一个进步了。 bD|"c  
[TFp2B~)#  
vts"  
+DR{aX/ll  
男人估量着力度,恰到好处地帮狐狸搓背,以及清洗其他地方。 Q&_#R(3j;  
其实他很想挠一挠狐狸的腰,好看看他笑起来的样子,但又怕触怒了对方,最终只能作罢。 n:b,zssP  
@$ lX%p>  
狐狸格外地配合,自始至终没对男人触碰自己发出抗议。 $J,$_O6  
直到洗完,也乖乖地等着他帮自己擦身子和头发。 -mmQ]'.0  
q(L.i)w$  
或许他是累了吧。男人想。 3bjCa\ "  
oDJ &{N|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狐狸就已经睡着了。 B., BP  
男人只得将他轻轻地放在铺好棉花的小盒子里,并盖上自己的手帕。 Sm?|,C3V  
qPWf=s7!  
“晚安。小家伙。”他吻了吻自己的手指,然后点到狐狸的额头上。 }[MkJ21!  
apgKC;  
我也要早些睡了,男人揉了揉疲惫的肩膀,明天还得起早点给他做张床呢。 1$6 u  
Q~k|lTf  
- : yq2 XE%r  
q;IuV&B  
“早上好。” 3>73s}3  
a? PH`5O  
男人将食物放到还在熟睡的狐狸床前,轻声叫醒他。 @ 'N $5  
lN{>.q@V`r  
显然狐狸还没从睡梦中彻底醒来,他起身,拖着被子, %g3QE:(2@q  
Q)qJ6-R|HD  
也就是手帕,缓缓地踱到食物面前,不断地揉眼。 DIWyv-  
[KbLEMrPba  
如此毫无防备的样子真是可爱,男人笑了笑。 oIIi_yc  
!?Y71:_!  
“这是面包和牛奶,我还没找到合适你的餐具,  cz>)6#&O  
l @@pXg3  
先将就一下吧,喔,我还在掰橙子肉,等我一下。” 8}4.x3uw  
rd$T6!I  
可男人过于专注于给狐狸提供一份营养的早餐, ?hR0 MnP  
h4MBw=Tz~  
以至于他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狐狸是很爱干净的生物, x2aG5@<3  
BM)a,fIgo  
而他并没给这小东西准备洗漱用品。 Tyb'p9  
]Y76~!N  
_5O~ ]}  
扑通。 还没等男人反应过来, $=  2[Q  
QMrH%Y  
狐狸就已经跳进了那盛满牛奶的碗。 ~i'!;'-_}  
@,6*yyO  
这也不能怪他,或许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只以为那是洗澡的水, O:RN4/17  
m(kv:5<>  
不过比较粘稠罢了,他还以为这是人类特有的奢侈方式。 1p&=tN  
&TrL!9FtJ  
男人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狐狸洗脸,片刻之后,挑眉叹气。 3DB= Xh  
2Dvq3VbiO"  
“真是会享受的狐狸啊……” 6"}F KRR  
nU\.`.39 +  
- $#W^JWN1  
XpK  Y#  
wN/v-^2  
“来,这是衣服”男人递给已经洗漱完正在擦身体的狐狸一套衣服, d7zZ~n  
p|a`Q5z!  
“啊,对了,你的衣服我今天早上洗了,但是还没干,所以……” M 0RA&  
qNrLM!Rj  
男人微笑地看着已经套上所谓“衣服”的狐狸。 eoQt87VCU  
!bnnUCTb\  
“你就先将就穿一下这件我用塑料袋缝制的吧~” Nl%5OBm  
:P+7ti@  
几乎从未做过手工的男人,对这件成品倒颇有些得意。 qf<o"B|_9  
AE`{k-3=%  
他甚至在阳台上摘了雏菊来搭配着一套看起来很清爽的“衣服”。 ncOl}\Q9  
lb=fS%  
然而,这个时候的狐狸已经彻底清醒了, g}a+%Obb  
Dvl\o;  
自然不会听话地套在这样一件几乎透明的袋子里面任这个有些恶趣味的人摆布。 sE|8a  
;4/ n~  
- Jcs /i  
EQZ/v gho  
[)I W9E v  
“咦……”只见狐狸跨过男人准备的食物,直直走向桌子的另一端。 CD^@*jH9"  
“你不吃吗?”男人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他以为狐狸并不喜欢吃人类的东西。 I|c?*~7*  
狐狸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笔筒,接着将手怀抱在胸前。 *H=h7ESq  
UCFFF%  
这是……什么……意思…… 9:Bn-3)  
K]7[|qf&   
男人费解地看着怒气冲冲的狐狸,他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vmIC.h  
{BaPK&x,  
直到他发现狐狸将手越环越紧,象是要遮掩什么一样。 w Bm4~ ~_  
~YviXSW  
“你是嫌太透了?”男人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 T<y fpUzX  
c5O8,sT  
结果狐狸的脸突然就涨红,快步走过来狠狠地划了男人的手。 Ag2Q!cq  
wGIRRM !b  
虽然流血了,但男人也并没表示不快,他舔了舔伤口, Ju;^^  
0D  `9  
然后伸手从笔筒里拿出一支黑色水笔,接着便在那件衣服上涂起来。 $`t2SD  
l-h[I>TW  
狐狸其实有些后悔那么做,但仍作出一副你活该快点改的模样。 z\K %  
<+b~E,  
男人笑着将该遮的地方涂掉,其实心里悲凉极了。 3!#FG0Z   
Py+ B 2G|  
清清爽爽的装扮究竟哪里不好了……他还是不懂。 N#R8ez`  
{cdrMP@""  
- p#r qe<Ua  
'9<8<d7?  
9fM=5  
涂好衣服以后,狐狸才终于愿意吃点东西,但也只是一点。 wZ `{ i  
7/BjWU5*  
“胃口不好吗?还是不喜欢?” ]lE5^<<  
狐狸摇摇头。 Cgf4E{\U!  
男人笑了笑,然后将狐狸托在手里。 [<f9EeziB  
“来,给你看你的床,或许你心情会好一点。” Zny9TP  
JV/:QV  
展现在狐狸眼前的,是一张……粉红的,甚至有阵阵诡异气场散发出来的床。 9j5Z!Vsy  
A L |,\s  
“怎么样?我大清早起来做的哦,都是些简单的东西,不过很舒服的,我垫了很多层纸和布在下面呢。” b0se-#+  
L"jjD:  
听着男人热情洋溢的解释, qk0cf~ gz  
v6=X]Ji{YA  
狐狸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苍白,越来越苍白,就连世界也都灰不溜秋了。 )QnsRW{D"  
[+}0K{(O=  
“不过,” jr-9KxE  
+9<:z\B|  
上帝啊,他竟然还有话要说。 !I91kJt7  
]}]+aB  
“没有合适的寝具……而且还缺很多东西……” |&bucG=  
~rAcT6#  
缺什么!究竟还有什么缺的?!已经有了这样一张恶心的床,你还要给我什么! F)/4#[  
n4H'FZ  
“而且,”男人摸了摸狐狸的头,“你不喜欢这件衣服吧,何况塑料穿着也不会舒服, %)&Tr`   
>29c[O"[  
所以这只是临时的,我等会要出门,一起去么?” -h8Z@r~a/  
9c{ ~$zJW  
0}9jl  
狐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微笑的人,接着便被那刺激的水笔味呛到,咳嗽了几声。 cN\_1  
“怎么了?”男人担心地用手指去碰狐狸的脸,最终停在嘴唇上。 X?`mYoe  
“是被墨水的味道呛着了?”男人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 dWhqu68_  
所以,为什么不穿得清爽一点嘛。 u{l4O1k/c  
虽然心里这么想,男人也没说出口。只是轻轻地按了按狐狸的嘴。 Q!7mN?l  
wg:\$_Og  
“抱歉。” Un5 AStG  
:."+&gb  
距离上一次他说抱歉,已经不知有多久了。 YNp-A.o W@  
 8#1o  
而今天他竟然对这一只只有5CM的小家伙说这句话。 %?S[{ 4A&  
2%H_%Zu9  
“那,我们准备走……?” MdTu722  
-Wre4 ^,v  
当他正想抽回手时,狐狸按住了他受伤的那根手指。 y4&x`|tv  
BcQw-<veu  
然后几乎可说是温柔地,朝伤口吹气。似乎这样就能驱散男人根本没察觉到的疼痛。 Dx9k%G)!  
KyqP@ {  
真是……不坦率的狐狸啊。男人扬起嘴角,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柔一刻。 rQpQ qBu  
z> N73 u  
'#QZhz(+  
“好了,我们动身吧。” {?3i^Q=V  
话音刚落,男人便提起还在专心对付伤口的狐狸,将他放到另一处较高的置物架上。 w2r* $Q  
“不过,在出发之前我们要做点保险措施。”说罢,拿出一根细细的红绳,系在小狐狸的手腕上。 : ' pK  
“来,你帮我系。”男人伸出拇指。 3u;0,:X&  
还没弄明白状况的小狐狸只得帮男人系上。而后男人拉了拉绳子,似乎是在测试其结实度。 Q,ZV C  
;^)4u  
“这样就行了,你就不会掉了。”又是一个微笑。 2mO9  
D@ @"w+  
接着小狐狸便又被提了起来,放进男人外衣的口袋里。 $lUz!m jG  
男人有意地将手搭在口袋上,关门,出发。 |Fq\%y#  
t0^)Q$  
狐狸这才渐渐明白这根红绳的作用。有那么一瞬间心里竟有些暖暖的。 m YhDi  
路途中他一直将手搭在男人的指头上,时不时还瞅瞅那根红色的联系着他们俩的绳子。 AD6 b  
然后,几乎不能被察觉的,微微一笑。 wDBU+Z  
5T'v iG}%  
外面阳光很好,狐狸心情很好,男人的心情也很好。 2 B_+5  
!!~r1)zN  
f67pvyy -  
^j1G08W  
- 捡到一只5CM狐狸·购物篇 - CXi:?6OG  
b,(<74!#8  
“请问这里,有他可以穿的衣服么?” <LX-},?P  
狐狸从男人的手心一跃而下,好奇地环顾四周。 <jLL2-5r0  
鲜艳的色彩,奇形怪状的玩具,和吵闹的人类小孩的声音。 Qv8 =CnuOT  
/-=h|A#Kh  
“呀~!好可爱的小狐狸!” 1{qG?1<zZ6  
尖锐的,人类女性的声音。 4:kDBV;v  
狐狸不适地皱起眉头。 U\[b qw  
他觉得头昏沉沉的,或许是给那墨水味熏得。 B? XK;*])  
JbXi|OS/  
他听不清周围人在说什么,他只觉得好吵,好吵。 =:H EF;!  
A "'h0D  
“呐,试试看吧。” :n?rk/F  
男人塞给他几件衣服,同时解开绳子, v <| iN#  
?U2 'L2y  
狐狸想也没想就抓起往一旁看起来有遮掩的地方走。 |"eC0u  
W4nhPH(  
“他还会害羞呢,真是好可爱的小东西!” iU# "G" &  
才不是害羞,狐狸这么想着边套上衣服。 i3$pqNe  
Nfmr5MU_  
片刻之后狐狸抓着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QS-X_  
“呀——————————” UcB2Aauji  
好吵,吵死了。 &uf|Le4  
jRW@$ <mG  
W"tGCnd  
狐狸厌恶地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和手上提着的,婴儿装。 T?7++mcA  
全然不顾四周发出的粉红的,几乎疯狂的尖叫声。 RiIafiaD  
 ?H8dyQ5"  
?MvL}o\|  
w@a|_?  
狐狸抬头看了看那个红发的男人。他依然笑着,甚至很灿烂。 =n8M'  
突然觉得之前还为他的行为所感动的自己很傻。 Yv"B-oy  
这么想着,狐狸将衣服放回售货员的手中,然后走至一旁的椅子,坐下。 NezE]'}  
双手抱于胸前,闷不啃声。 ]qEg5:yY  
>U]KPL[%  
“咦…他怎么了?” \|Y_,fi  
“是不开心吗?” )X8N|W>vh  
“是不是嫌这衣服不够合身?” z|$9%uz"  
a!;#u 8f  
男人没回应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 Lo=n)cV1,  
CH5>u  
他挑起眉毛,看着眼前以沉默抗议的狐狸。 ]Z*B17//  
qGP}  
片刻之后,他出声问道: =L{-Hu/j  
“这里除了这种衣服,就没有比较成熟一点的?” LeNSjxB  
S&c5Q*->[  
-Q%Pg<Q-#  
“有倒是有,但他穿太大了。”说罢,售货员指了指挂在一旁的男性娃娃西服。 O5*3 qJp  
Nema>T]  
“……”男人对着那并不美观的西服沉默了一会, UM^~a$t  
,!P}Y[|  
接着问道:“那这附近,或者商场里有改衣服的地方吗?” JX#0<U|L  
fC$@m_-KD  
“楼上男装区是有一位师傅的,但没听说过有人会给这种玩具衣服……” D|'[[=  
Y6(= cm  
p xW*kS  
“楼上男装区是么?谢了。”男人拿起一套西服, wv Mp~  
P5lk3Zg '  
冲还坐在椅子上闷不吭声的小狐狸招了招手,“我马上回来。” }|Bs|$q  
X-psao0tI`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当狐狸已经再也忍受不了那些唠叨的声音时, 6<f(Zv? I  
iMQ0Sq-%1  
男人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一套看起来还不错的微型西服。 dKa2_|k'  
*dsI>4%m  
t8*NldC  
“试试看。” +R;s< pZ^  
Uyd'uC  
狐狸已经记不清楚这是他第几次对自己说这句话了。 A!R'/m'VG  
t~8H~%T>v  
尽管这样,他还是拿过了衣服,然后走到一旁换好。 f5/s+H!  
8U!$()^?  
“挺好,还算合身吧?” 狐狸点了点头。 .sKfwcYu4  
"ZFH_5<  
男人将身子埋下来了一点,轻轻地拈去衣服上的一些线头。 0: B%,n UM  
g~76c.u-  
狐狸依旧没有表示。 >G As&\4hs  
Wmx3@]<  
旁边的售货员同样一声不吭地注视着这诡异的一幕, fm q(!  
2)-4?uz~  
同时感到深深的疑惑——楼上那位怪脾气的师傅, (ki= s+W-  
K@ a#^lmd  
怎么就愿意帮这个人改这种衣服还那么有速度? q)J5tBfJ  
kr-5O0tmf  
^@Z8 _PZo  
be?Bf^O>  
其实无论是男人还是狐狸,都没有在周日来到商场购物的经验, dAy\IfZX=  
)g KC}_h=  
自然也不知道大减价时会发生的场面。 F&    
!t\sg  
如果前者知道即将发生的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就那样随随便便将狐狸放在口袋里。 1X9J[5|ll  
XC O8A\  
男人转身,准备离开儿童区。可还没走几步,就给突然涌来的人潮给推了回去。 ,RP9v*  
Fqh./@o  
“What the fu……”男人在心理暗骂道。 @ 'U`a4  
$xjfW/k?M  
他已经给挤着倒退了好几步。加上双手提满了大大小小的盒子, ,T;D33XV  
;WhRDmT  
纵然他想要横冲直撞出去,也力不从心。 OU!."r`9  
lr@w1*  
好,好难受。 W{~ y< `D  
k(_OhV_  
一直闷在口袋里的狐狸挣扎着伸出脑袋吸气。 sd =bw  
h.NCG96S  
他真不明白这些疯狂的人群是在抢什么。 XWq"_$&LF  
kO$n0y5e  
他们推推攘攘的行为无疑是给自己本就不好的情绪火上浇油。 *p9k> )'J  
oA@c.%&  
不行,我得再伸出去点。 8~ &=vc  
*vq75k$7  
在又一次被挤得喘不过气的浪潮之后,狐狸这么想道。 7nP{a"4_  
0Gu?;]GSv  
于是他抓着口袋边缘,又将身子往外探了点。 ^66OzT8A  
k;)mc+ ~+  
可就在这时,这件衣服的主人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碰撞弄得失去了平衡, 6~x a^3G:  
[70 5[  
尽管他很快就稳住了身子,狐狸也仍旧被甩出了口袋。 >Psq" Xj  
PWkSl  
呼…… nq~fH(QY  
狐狸紧紧抓着红绳,随着男人的移动而左右摇摆。 我得爬上去。 }}k*i0  
kp#XpcS  
狐狸这么想着。全然忘记了自己其实并没将绳子牢牢系在手上。 (]PH2<3t  
ze21Uj1x*  
于是,就在他准备动身的那一瞬间,又一波拥挤袭来, M0OIcMTv  
^YB2E*  
而他已经被汗浸湿的手心就这么打了滑。 VE}r'MBk  
NytodVZ'3  
LXPO@2QF  
]Tg@wMgI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根红色的, k!'+7K.  
kE|x'(x  
联系他和那个人的绳子从自己的手中滑出。 1kR. .p<"  
)d2:r 07a  
身体顿时腾空,那一向善于思考的脑子,此刻只是一片空白。 i ^2A:6}?  
n$9Xj@  +  
   lcgG5/82  
好痛…… &xGpbJG  
{3kz\FS  
狐狸本以为自己这样跌下去是死定了, ?<Lm58p8  
:R>RCR2g)  
结果没想到在落地前给旁边不知哪伸出的一只脚又弹了一下,重重地摔在一旁。 dDD5OnWmJ  
Sw5:T  
他挣扎着避开那些推推攘攘的人群,大声地喊着那个人。 c]bG5  
69apTx  
可是他的声音根本不足以盖过那些疯狂的呼喊声,传到男人的耳畔。 Ih4$MG6QC  
62y:i  
白痴,快发现啊!快发现啊! #,1z=/d.  
_*b`;{3  
狐狸咬着嘴唇,紧张地注视着那个在此刻无暇顾及自己的人。 #kA?*i[T  
\u))1zRd  
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并没发现自己不在了,反而在努力地朝出口走去。 S\Le;,5Z  
nwC*w`4  
狐狸跟着小跑了一路,结果又给一双突然出现的脚绊了一下。 [-\U)>MY(p  
G6G-qqXy6  
他灰心地撑起身体。汗水从他苍白的额滑下,滴落在地面上。 5SmJ'zFO  
K_-m:P  
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跟那家伙回去啊。 ^:}C,lIrG  
[Q J  
这样不是正好,我明明可以…… " Up(Vj@  
-;FAS3(wy  
狐狸故作安慰地这么想着, `%"x'B`mM  
r/"^{0;F{W  
而那些接下来的思绪却直直被一只大手给打断了。 a|.IAxJ  
_Hfpizm  
   B& R?{y*  
“妈妈,你看,这么小的狐狸呢~” <W)F{N?  
U^%)BI  
其实那只手的主人只是一个天真的男孩而已, CDsl)  
z;Fz3s7  
但在狐狸看来没有比这更糟的情况。 $#2<f 6  
dU2;   
放开我……放……开…… B3u/ y  
PHY!yc-LjV  
男孩粗暴的握法弄得狐狸很不舒服, `'k2gq&  
"@/pQoLy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要挤在一起。 <>Dw8?O  
[{Q$$aV1  
“真的是好小的狐狸呢……” 'mTY56Yq  
udIm}jRA"  
男孩的母亲惊讶地说道,顺势便想将狐狸捏过去。 n;$u%2t2  
,J-|.ER->  
这是唯一的逃脱机会,狐狸咬牙想。 ZkQ6~cM  
23`salLclG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狠狠咬向那双折磨自己的手的时候, m<kJH<!j  
D6+3f #k6  
他却被另外的力量从中解放了出来。 (2M00J-o  
O8_! !Qd  
“太太,请一定要管好您的孩子。” l^B4.1rT  
%7w8M{I R3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 WBkx!{\z  
jm@M"b'{  
“不然,在这样混乱的地方,谁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ZH8w^}  
U1pE2o-  
明明只是一会,狐狸却觉得这个人已经离开自己好久。 =Y6W Qf  
&=$f\O1Ty  
“尤其是,当他捡到不属于他的东西时。比如,一只5CM的狐狸。” N:k>V4oE  
&}7R\co3  
9y;}B y  
-捡到一只5cm狐狸·回家篇-
sP eTW*HeR  
Dm8fcD  
  “喂……你还好吧?” }1~9i'o%Z  
男人一赶回家就立刻把狐狸从口袋里拿出来。 ^Jq('@  
ls!A'@J  
他的脸色比之前之前还糟糕…… (_>Su QK  
男人担忧地注视着眼前似乎有些喘不上气的小家伙,并将他轻轻地放在桌上。 g1"Z pD  
B)1(  
这可怎么办好。 &FT`z"^  
他碰了碰狐狸的手臂。 ?wCX:? g  
“你刚才是不是被人踩到了?还是别的怎么样?你现在哪里不舒服?” Zv=pS (9  
% XZ&(  
可狐狸没有回答他。他只是不停地喘着气,仿佛刚刚做过什么激烈运动一样。 -PGxG 8S  
;v2eAe@7  
混……蛋…… 3&AJN#c  
狐狸断断续续地低声骂道。 /2c(6h  
你……跑那么快……干吗…… #OM)71kB8  
颠死人了…… =BE!  
rxyeix  
- JJSE@$",\  
HiU)q  
uL1lB@G@  
“现在好些了么……?” /V/NL#(R  
cc_'Kv!  
不过一会儿,男人便已将买来的东西摆放好,狐狸似乎也缓过了劲。 lqJ92vi6Q  
Yk|.UuXT  
“那,洗澡可以吧?” 说着,男人便伸手帮忙狐狸宽衣, Ddg!1SF  
PlLt^q.z[  
后者还没完全回过神,只笨拙地跟着扯了扯衬衫。 .Wy'  
$,U/,XA {E  
男人将已经脱光的狐狸用手指轻轻地扶起来,示意他走到浴缸那里去。 j3/6hE>  
而狐狸却久久没有动作,倒是那若有所思的神情误让男人以为他是在思考什么。 ;DYS1vGo  
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捏了捏狐狸的尾巴。 $ B&Zn Z?  
3Wv^{|^  
“!!!!” 0zSz[;A  
{cIk-nG -_  
突然,眼前的这只小家伙发出了尖锐的,乃至撕心裂肺的惨叫。 2gZp O9  
(PGw{_  
瞬间,男人竟是定在那里了。 只见狐狸好似全身无力一般跌坐在桌上, #G F.M,O/h  
RO/(Ldh  
浑身都在颤抖,而后缓缓地将尾巴拨过来,死死抱住。 7Vh  
<4vCx  
男人这才发现,那条尾巴上,有类似于脚印的痕迹。 $`/UG0rdC  
-aok]w m  
   T@Izf X7  
  “很疼吗……?” Xy=ETV%  
d4\JM 65  
男人摸了摸狐狸的头,而他依旧没有反应,只是一点一点地捋着尾巴。 K$/"I0YyI  
H{=G\N{  
“……” _u$DcA8B  
_LC*_LT_  
男人在心里深叹口气,然后试探性地拨开狐狸的手,将受伤的尾巴捧在指尖。 j<0 ;JAL  
5 D^#6h 4  
他埋下头,轻轻地朝那条毛绒绒的尾巴吹气,心里充满了连他自己也吓一跳的柔情。 M 80Q6K  
>Jx=k"Kv+  
似乎这样就能将疼痛驱散,似乎这样就能让狐狸的泪水不至于滴落下来。 [w@S/K[_|  
!ae?EJm"  
事实上狐狸也的确因为男人的这个举动而分了心,连先前那剧烈的疼痛也少了一半。 4}/gV)  
S qb>a j  
他静静地注视着那微张的嘴唇,以及对方那近在眼前的,专心致志的脸。 !8[A;+o3P  
``VE<:2+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 , ftJw  
Y!_c/!Tx  
当然了,不管是谁,这样赤身裸体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狐狸这么想到。 `H$XO{w  
xi "3NF%=  
但这并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他会有冲动去触碰眼前的那个人。 z`E=V  
m+s*Io{Ip  
- \ Voly  
H8 ? Y{H  
uZrp ^  
时间似乎被拉得很长,以至于被撕成了一片一片。 } f&=}  
而他们就正处于其中已不再流动的那一片上。 8&"Jlz |  
xlwf @XW  
等狐狸回过神,他发现男人已经停下了手头的动作,正看着自己。 zs I?X>4  
以着他从未见过的眼神,目不转睛地凝视着。 jF}kV%E  
狐狸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烫,急忙站起来,跳进已经盛好水的浴缸里。 59l9_yFJ  
PN]hG,q*4O  
狐狸略显粗鲁的动作使得浴缸周围溅上了水。 -WqhOZ  
_1G/qHf^S  
男人笑了笑,伸手地给狐狸一块香皂。 a_5s'Dh  
Ul]7IUzsu  
后者用用力拭了一些下来,然后便开始专心致志地洗头。 sZ&|omN  
@XzfuuE]  
男人笑嘻嘻地看着狐狸几乎可说是卖力地搓着身子。 "ckK{kS4~  
“你洗那么用力,当心别把皮擦破了。” ]9/A=p?J@  
b:Zh|-  
狐狸微微侧头看了男人一眼,然后慢慢停了下来。 } (-9d  
! Ea!"}  
真搞不懂这小家伙……男人在心里嘟囔,抬手拿起水杯,将温水淋在狐狸头上。 z!bT^_Cc0  
!fn%Q'S  
上一秒钟还痛得要死要活,突然又这么生龙活虎。 bs ~P  
ZJ)Z  
或许,真是我吹气的功劳? T{+a48,;  
"ufSHrZv  
- c8uw_6#r(D  
E#rQJ  
  很快,狐狸就已经洗好了澡,神情也舒缓了很多。 T&pCLvkz  
男人照例用纸巾帮狐狸擦干身子,但似乎后者更宁愿自己来。 BX[ IWP\%  
男人只好去收拾那些小家具,并帮狐狸铺好床。 GyQFR?  
4uoZw 3O  
他犹豫了片刻,方才将狐狸的床挪到了自己的床头柜上。 u]Vt>Ywu  
“呐,今晚你就睡这里。” ~//9Nz~;3  
男人将狐狸托在手上,并轻轻地捋着他的尾巴。 `&q+ f+z  
狐狸点了点头,而后便躺进了那张粉色的床。 L QV@]z&  
Bv@p9 ] n  
男人草草地洗漱了一番便卧倒在床,他实在是累极了。 |U{~t<BF#  
可就在他伸手要去关台灯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拨弄自己的头发。 ^il$t]X5-  
q5e(~@(z<`  
他侧过头,看见的是狐狸那张秀气的脸。神情认真且坚决。 .p e3L7g  
尚未擦干的水滴从他棕色的发上滑落,掠过那双深棕色的眼睛。 %pjeA[-m#  
 d6tLC Q  
男人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这张脸。 xk>cdgt  
+yfUB8Xw  
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弄错了给与这张脸的修饰词。 ~%>i lWaHB  
3R%JmLM+R9  
可爱?绝不是。 v\?J=|S+  
xtv%C  
- &M?b 08  
">wvd*w0"(  
nN<,rN{ :  
“喂……” 4_QfM}Fyp  
4lX_2QT]E  
男人屏气凝神地看着趴在面前的狐狸,片刻之后才终于出声。 7!jb  
Jaw1bUP!oK  
他觉得自己一定要打破这诡异的沉默——这气氛再继续下去的话, pI K:$eN!/  
S5>ztK.e  
他很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太理智的行为。 d"-I^|[OM  
COHBju fmR  
而狐狸对此却并不在乎,他甚至探出手,在男人的脸上摸来摸去。 Posz|u<x  
UwS7B~  
男人倒抽一口气,他知道这样下去情况会很糟糕。 hIqUidJod  
\[[xyd  
好吧,这并不是我的错。 )YEAk@h@  
nn:'<6"oV  
他这么安慰地想到,任由那个小家伙笨拙地探索着自己的脸。 tP! %(+V  
nsi? .c&0!  
有些痒,有些温暖。 o#wly%i')  
@uRJl$3  
你要摸到什么时候才停…… s;oe Qa}TB  
)HE{`yiLL  
当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时,狐狸似乎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BXdk0  
--l UEo~  
他抓起男人的头发,嗅了嗅,神情突然就舒缓了下来, FNLS=4  
`x _(EZ  
他将那撮头发捧在手里,恋恋不舍地蹭了蹭, d6tv4Cf  
71[?AmxV  
好像一个眷恋着母亲的孩子一般对着那红色的毛撒娇。 a~LA&>@  
D )`(b  
这样的场景似乎更能刺激男人本就很清醒的大脑, BSHS)_xs  
-( p%+`  
但出乎他意料的,那个勾起他不良念头的家伙竟然就这么嗅着嗅着倒了下去, V^Z5i]zT  
_p:n\9k  
手里还抓着他的头发,扯得他头皮直发麻。 "0PsCr}!  
dYD;Z<l  
- P A ZjA0d  
7$%G3Q|)L  
$-UVN0=  
这算什么……? n5"oXpcIx  
<\$"U5"`  
男人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已经睡熟的狐狸。 iQ Xlz] '  
%D#&RS  
还好他刚才没有冲动地……不然不知道现在这小家伙会闹成什么样子。 3\P*"65  
ZlC+DXg#S  
他扯了扯自己被拉住的头发,被狐狸拽得很死。 tc`3-goX  
s/hWhaS<  
因为害怕惊醒他,男人也不想太用劲拉出来, Z HZxr  
xP>cQELot  
他只轻轻扯掉狐狸拉的最紧的一根头发,然后重新躺下,面对面。 ]3,9 ."^  
64U|]g d$  
真是的……明明有床,现在这样晚上被我压死也不要有怨言。 ^ICSh8C  
E@k'uyIu  
男人笑着想道,并将手搭在了狐狸身后,像是要将他全权包围一样。 #lqH/>`>  
<FBH;}]  
而在他手搭下的同时,狐狸也轻轻挪动了身体,将头枕上了他的拇指。 /# Jvt  
ba G_7>Q9H  
喂喂,真不要我睡觉了? a_S`$(7k  
9jf9 u0  
男人好笑地自言自语道。 &'k(v(>n,  
!\{2s!l~  
事实上,他也的确过了很久才睡着—— -7w}+iS  
&S+*1<|`K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对着一个人,不,一只狐狸看那么久, dDl+  
bK#ZY  
甚至在睡意袭来的时候还恋恋不舍。 c"kB@P  
iP9]b&  
- x^)?V7[t  
n6Uh%rO7S|  
-捡到一只5cm狐狸·完结篇(下)- vzfMME17  
hY{4_ie=8  
;rT/gwg!  
男人略带失望的话音落下,狐狸的神情先是有刹那的疑惑,而后便恍然大悟,同时,似乎在为之前的事感到羞愧般,脸颊更是加倍地红了。 WGA&Lr  
他别开涨红的脸,逃开男人的目光,而后者差一点就要伸出手,去碰触眼前尴尬紧张的狐狸。 ,_(=w.F   
可就在男人浮现这个念头的瞬间,狐狸却仿佛觉察到什么紧急的事情一般立刻站了起来,迅速麻利地整理好衣服。 Ws3z-U>j  
tgCp2 `n  
“……?” '+$r7?dKP  
男人还没从先前舒适美好的气氛中脱出身来,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仿佛变了个样的狐狸。 6P >Y2xV:  
后者的目光直直朝向他的背后,男人回过头。 Jxe5y3* (  
%fS1g Sf h  
两只……5cm的狐狸? -eK0 +beQ  
不,其中一只至少有5.5cm。 ` ~m/  
J&'*N :d  
就在他纠结于这微不足道的问题的同时,狐狸从他的身旁绕了过去。 ,2Ed^!`  
他笑着同这两只狐狸打招呼,温和而又亲切。 ZMMx)}hS  
他们是他的家人,男人直觉,纵然狐狸还是保持着一点不易被察觉的距离感,纵然他自己从来没有过所谓家庭,他也知道,现在在他眼前的这三只狐狸,是一家人。 [>GblL  
而当他意识到所谓家人的存在的时候,他的心里泛起了强烈的,难以抑制的不安与紧张。 |=:@<0.'  
rz|Sjtq  
在你被半强迫地远离了家庭一段时间、久违的家人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他们最先提出的会是什么?你最想要做的又会是什么? X4:84  
男人默默自语,并发现最终的答案是他最不希望发生,却又无能为力的——他…会回家吧? i03S9J  
B=>Xr!pM!  
三只袖珍的狐狸在商量着什么。 <Tgubv+J  
四下寂寥无声,惟有那一阵阵若有若无的低语,却更令人窒息。 DI;LhS*z  
Q?j '4  
其实他早对这样的结局有了准备,甚至他在听那老人说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打算。 <HJLs+C  
然而当事实终于放在他面前,当一切终于不可避免地发生的时候,他却倍生悔意。 q7aqbkwz}  
他甚至想就这样不顾对方挣扎地将狐狸强行带回家,并就此将他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踏出那个世界半步。 D +0il=5  
:,p3&2 I  
然而实际上,他却仍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没有动一根指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眨眼与呼吸。 u y"i3xD6-  
&/^p:I  
"'``O~08/  
片刻,狐狸们结束了商量。 KQ9w>!N[  
那只原本属于他的,小小的狐狸抬起头,不安而又无可奈何地看着他。 Y'P^]Q=}_#  
-}T7F+  
沉默。 r*mYtS  
.yUD\ZGJ u  
“没关系,你就跟他们回去好了。” rT;l#<#VE  
男人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样不说话,便撒了谎,同时扯出一个笑脸。 H&*&n}vh5y  
3`SH-"{j%  
尽管自己是在逞强,男人仍旧希望狐狸能做出令人意外的反应。 emJZ+:%  
然而没有。 _G-6G=q  
狐狸只是点点头,然后捡起落在草地上的外套,转身跟着应该是他的兄长的两只狐狸,离开此地。 w_`;Mn%p  
可走出没几步,他便回了头。 fuHNsrNlm  
“——” 34)l3UI~  
男人看见他的嘴唇在动,似乎是在说什么,原本还有的期待再次没落。 . &}x[~g  
无碍乎就是一些客套的告别的话吧,他这么想到,便出于礼貌地点了点头。 d <ES  
对方似乎这才终于安心。微微一笑,转身,再没停下脚步。 P;y!Y/$C  
>J;J&]Olf  
   2.);OFk+  
p[WlcbBwT  
男人没有一直注视着那离去的背影,在狐狸走出一段路程之后他便重新躺下。 V3*@n*"N;  
B(71I;  
沙。 d/oD]aAEr  
%<Qv?`B  
右手碰到了什么东西,他下意识抓至面前。 (]mBAQ#hw  
诗集。 T<nK/lp1t  
那两本应该是属于那个小家伙的,他完全没兴趣的诗集,其中一本还翻开在他刚刚读过的地方。 bSI*`Dc"!  
\hlS?uD\  
“永不复返……吗……” A;ZluQ  
?en-_'}~a  
他重复着那句让先前的他心里为之一紧的话语,此刻却已是麻木。 SI6?b1;-:F  
接着,他将那本摊开的书覆上自己的脸。 L28wT)D-  
似乎如此便能抵御那已经开始带上寒意的冷冽的风刺痛他的脸,以及他的已经被吹得有些干涩的眼睛。 BH}rg,]G  
E<B/5g!  
一抹自嘲的微笑。 H 9/m6F  
po]<sB  
对,那只是风的原因。 &?@U_emLi  
%y>*9$<pXe  
那天以后,日子依旧。 WQw11uMt@q  
H<^3H  
男人不是那种会为了某件事某个人而一蹶不振、感情用事的人,尽管他的生活与之前已经不同,少了些什么,但他总是避免过多地回想那些从他手中滑落的,不复再来的味道属于谁,以及他在哪,怎么样。 UDk H'x$=  
为了让自己远离这些烦人的思绪,他开始近乎疯狂地“工作”。夜晚出去的次数从一周两三次增加到了每天一次,似乎这样才能平复不时在他心中泛起的焦躁,也只有当他每每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个瘦小的身影才能暂时淡出他的脑海。 ri3*~?k00  
可尽管如此,尽管他觉得自己已经在数不清的尸首之间徘徊了很久,久到他已经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但实际上距离那个秋日也才只有一周又两天。 P%[ { 'u  
U[yA`7Zs}  
j}@LiH'Q  
第十天。 &kWT<*;J)  
男人完成任务后一如既往地回家,冲澡,卧倒在床。已经有些冻人的天气使得他不得不裹紧并不厚实的被子,等着身体将被窝捂热,而后才不情不愿地合上双眼,而脑海里的那个身影却越发清晰,他的手指甚至还记得那毛茸茸的尾巴的触感及其轻轻扫过掌心的柔软。 2}P{7flDY  
为了防止自己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男人翻了个身,却没发现自己依然是不自觉地将身旁那一小块位置空了出来。 GmUm?A@B  
buKkm$@w  
那一夜他也同样睡得不安稳,以至于清晨那轻柔的敲门声响起时,他几乎是立刻就坐了起来。 k+@ :+ RL  
=VWH8w.3  
   CIwI1VR^  
“叩叩。” {RsdI=%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 5``usn/&Kj  
男人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客厅,然而在他即将握住把手的那一刻,却又有一丝犹豫。 <dS I"C<  
Y>nQ<  
他不知道站在这扇门后的是谁。直到上一秒钟他还一时脑热地认为一定是那只狐狸,然而那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很多报纸和牛奶的推销员都可能在这个时候挨家挨户地拜访,甚至还有可能是他前不久干掉的那些个首领的手下。 ]U4C2}u  
他能想出一百个可能性,而那小家伙出现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 :[_k .1-+  
~:C`e4  
不明身份的访客又一次敲响了门。 VL\Ah3+  
男人咽了咽口水,重新将力气施加于搭在门把的那只手上,他的心跳得很快。 w1F)R^tU  
N^[MeG,8  
咔。 6I]{cm   
] :](xW%  
开门的瞬间,男人并未觉察到明显的杀意,于是便不由自主地首先望向了脚下——然而事实却令他失望无比。 p4uObK,  
一双黑色的鞋,一条再寻常无比的灰色西裤,一只皮箱,一件微皱的灰色西服。 [e|9%[.V  
这一切都属于眼前他一时记不起名字的男人,又或者应该称其为老先生,总之无论如何,这都不会是他日思夜想的,原本属于他的那只狐狸。 j6*e^ B  
&ML-\aSal  
- r5lPO*?Df  
Yv{$XI7  
“有何贵干?” ,4,./wIq  
男人没好气地问道,心里满是失望。 :9>U+)%  
[4])\q^q  
老人微微一笑。 \H PB{ ;  
“请问这里是Standfield先生家吧?” (c3O> *M  
“我就是,怎么?” ^|h.B$_F,  
^m.%FIwR  
这个老头看起来很眼熟,Claire暗忖,究竟是在哪里…… wUS w 9xg  
+9;6]4  
“啊啊,我是这公寓背后街角里的那个……” 77]Fp(uI  
“书店老板……?” eY:jVYG(  
老人再次和蔼一笑,“正是。” |mw3v>  
“我记得上次应该有把钱全部付清。” )DQcf]I  
事实上他并不太愿意回想那一天。 0w2<2grQ  
“不,不是这个……” $U^ Ms!'L  
“那是我漏下了什么东西?又或者你专程跑来只是为了进到我屋里喝杯茶?” d(D|rf,av  
我这可没什么东西好招待你,男人低声嘟囔道,他依然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个只见过一面的老头子登门造访…… "GxQ9=Z  
D|C!KF (  
等一下。 kf' 4C "}  
5cr\ JR  
“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男人显得略微有些紧张,毕竟任何一个杀手都不希望自己莫名地暴露行踪。 .g_Kab3?L  
老人几乎是欣慰地一笑,仿佛他等待这个问题已久。 <5|:QLqy  
}f6_ 7W%5  
“我的确是不知道,”边这么说着,老人边缓缓打开提着的行李箱,从中取出了什么,放在自己肩上。 %x^U3"7  
A22'qgKm@  
“不过他知道。” NdI~1kemr  
k#5Qwxu`  
nG| NRp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男人不自觉地微张开嘴,眼睛则死死地盯着老人的左肩。 SQG9m2  
那只狐狸的确坐在那里。 f Lns^  
有些不快,却又有些紧张地,注视着自己。 ~#rmw6y  
EBUCG"e  
是……是梦? Is  ( Ji  
对于不善言辞的男人来说,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能形容如今情况的了。 phcYQqR  
:u?L y[x  
- <q4 <3A  
thh0~g0/  
“等,等一下……这,这是?” 2B=BRVtSs  
狐狸有些不耐烦地瞥了眼直到进屋都还在目瞪口呆的男人,径直跳上了桌。 H|d"45J_  
RDu{U(!  
“昨天晚上我都已经睡下了,却听到门外有些轻微的敲打声——”老人帮着把行李箱一个个拿出来,“结果我一开门,就看到他……湿漉漉的,很是狼狈。” > a8'MK  
这么说来,的确也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了。 bqZ5GKUo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最先是找到这里的,结果不管他怎么叩门里面都没人应答,”说着老人又对着狐狸笑了笑,“他还以为你是搬走了,最后无奈就只有找到我。” Kl :x?"g)  
可是……他为什么要回来? a7fn{VU8  
男人没有问出口,而是呆呆地望向了狐狸,到现在他都仍觉得还在梦中。 eC$ Jdf  
而对方却似乎不愿和他对视似的,立刻就将身转了过去。 ]n4G]ybK%  
老人倒是仿佛看透了男人的心思,帮着回答道:“他告诉我,他本来也没打算要走,他只是——” jQ P2[\  
Hh qNp U  
“回家拿点东西而已。” F*,RDM'M  
男人嘴巴张开的弧度更大了。 Vfr.Yoy  
- HUGhz  
h`MTB!o  
“你你……” p}a0z?  
“又不是第一次听到我说话,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么?” 5k<0>6;XH  
“啊啊,这个……”老人仿佛在打圆场一般悄声对男人说道,“我也很吃惊,他现在居然可以不喘气地说出很长的句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家族里其实有什么秘方……” 6PRP&|.#  
“Green先生,”似乎是不愿对方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狐狸微笑着打断,“谢谢你送我到这里,隔日我会让这家伙登门酬谢的。” OGnuBK  
说罢,一鞠躬,转身开始收拾行李。 {= T9_c  
“那么,我便告辞了。”老人笑着戴上帽子,转身朝门走去。 p,S/-ph  
“等一下!”Claire如梦初醒般快步跟着过去,“我该怎么感谢你?” 5oY^; )\/  
老人停下脚步,拍了拍皮箱。 U{&gV~  
“我是说,你需要什么?钱不是问题,又或者,你有想除掉的人没?” WQltUaF  
发现对方正有些吃惊地看着他,Claire又接着补充道:“你或许不知道,我是个——” pb|,rLNZ  
“Claire Standfield,又称Vino,传说中最顶级最神出鬼没的杀手。” 4Mv]z^  
微笑依旧,同时腾出手拍了拍红发男子的肩。 k4~2hD<|  
“我也算是在曼哈顿的巷尾住了这么久的人,该知道的自然都知道。至于你说的报酬……就以每周一次将他带来我的书店里做谢礼吧。”老人转身步下楼梯,笑着说道。 9.l*#A^  
“偶尔也想要多一点人聚在一起喝喝下午茶呢。” 5wm(gF_t  
k:`yxxYIh  
- N?mQ50o~C  
^[hx`Rh`t  
“他走了么?” r[KX"U-  
“嗯。” Uizg.<.  
Claire关上门,重新回到狐狸身边。 Au{J/G<W@  
他的神情依然很呆滞……只比刚才好了一点点。狐狸想。 9at_F'> R  
可他还没来得及思考怎么让对方清醒过来,便给两根指头揪住了脸。 2Afg.-7EP  
$36.*s m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6fw2 ;$x"  
}Gh95HwE  
d`J~w/] `\  
“这真的不是梦吗……” :z%q09.)  
“是不是梦应该揪你自己才会知道吧混蛋!!” "|d# +C  
- !,cfA';S  
l[b`4  
“喂我说你要捏到什么时候……!” /NFm6AA]  
狐狸气恼地费力扬起头,却恰逢一滴水落在他的脸上。 7toDk$jJRg  
与此同时,男人放开了手。 ;^|:*  
)&.Zxo;q=  
“……?” `:YCOF  
lw_PQ4Hp  
sH+ 90|?  
狐狸轻轻扶着对方的指头,努力想看清楚他的脸。 G57c 8}\4  
“你……哭了?” - ~`)V`@  
他试探性地问道,因为他实在不太相信这个缺根筋的家伙会流泪。 $VUX?ii$7=  
“没有,那是口水。” QJtO~~-  
尽管很微弱,狐狸仍旧发现男人的声音有些许颤抖。 }<=_&n  
~ qezr\$2  
真是糟糕,他在心里嘀咕道。 k[5:]5lp+  
他最不擅长应付这样的状况。 s7 3'h  
OH6-\U'.Z  
于是在一声单音节的回答后,狐狸转过了身,继续收拾行李。 u\o~'Jz  
他没敢回头看男人的脸。 \MB$Cwc  
伸手揉了揉脸颊,仍旧很痛。 VqnM>||  
这该死的家伙,他低声咒骂,却发现自己另一边未被蹂躏的脸也滚烫了起来。 NWII?X#T}  
v8 pOA<s  
- U'0e<IcY  
"{M?,jP#  
有那么一会,身后的人没有任何动作。 V&J'2Lq  
狐狸继续心不在焉地整理行李,直到男人坐下,将手臂搭上桌面,并将脸埋于臂膀中。 wg]VG,  
狐狸转过头,欲言又止。他不擅长安慰人,一直如此。 O#x=iZI  
E{{Kz r2$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Cz+ k*4  
结果反倒是对方先开了口。 E5g|*M.+f  
QEc4l[^{.B  
“我不是说过,我只是回去拿点东西?” /G= ?E]^  
“你没听清楚我的问题,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回来。” nXfd f-  
由于有遮掩,男人的声音比往日要沉闷得多。 cng166}1A  
“因为……” Gm-V/[29R  
一向能言善辩的狐狸突然语塞。如果没有人提起,或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往这里想。因为他知道这是个死胡同,就算绕再多弯子,找再多借口,真正答案也只有一个。 ecyN};V>  
然而他现在却不想说出口。 y=SVS3D  
+PKd </*]  
“……我不知道。” G]O5irsV  
ZMO ym=  
接着便是意料之中的沉默。 YU/?AQg  
_[$,WuG1  
“喂,”狐狸推了推男人的手指,“起来。” EjP9/V G@=  
对方却没有理会他。这使得狐狸有一些焦躁与气闷,他可不是为了受气才这么长途跋涉地回来。 u Fn?U)  
#N;McF;W  
“……一下。” 1;eWnb(  
面前这仿佛死了一般的家伙终究还是开了口。 Y |9  
8\Hz FB  
“什么?” 5+a5p C  
zQaD&2 q  
“我说,吻我一下我就起来。” [Z;ei1l  
KRb'kW  
莫,莫名其妙!狐狸在心里嘀咕道,无意识地咬住了嘴唇。 3a}53? $  
eD!mR3Ai@D  
“那也得你起来才行…” Ih)4.lLcKn  
“我已经说过了吧?先吻,然后我就起来。” . :~E.b  
i7%`}t  
面对这近乎无理的要求,狐狸在暗自牢骚了一阵后,终于还是妥协。 h`f$]_c  
他跪下来,碰了碰男人略微握起来的拳头的关节处。 !TO+[g!  
-lm)xpp1  
在头埋下去的那个瞬间,他发现那些先前萦绕与他心头的烦恼与焦虑都消失殆尽,唯有一股陌生的,前所未有的情绪充满了每处缝隙,蔓延到周身。 I %|;M%B  
$+$4W\-=X  
AejM\#>  
温热的嘴唇贴上男人冰凉的皮肤。 C!)ZRuRv  
一片空白的大脑中忽地划过一些瞬间,那个秋日的下午。 u9N /9  
H`1q8}m  
狐狸几乎是在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怀念那一天,以至于那之前的很多天。从那一天至今,虽只过去一两周,却仿佛已隔了很久,久到这些思绪漫出的时候会带有一丝独有的对过去的伤感,久到他现在竟不愿将身子抬起,而只是匍在男人的手上,几乎就要流出泪来。 yf/i)  
P=R-1V  
他欠他一个答案,同时也欠自己一个答案。 C%H?vrR  
他以为有些话不说出口他也能懂,然而事实证明他们都需要一句更实在与坚定的话来确认这个事实,就像某种誓言一样,必不可少。 ( @V_47o  
O~m Q\GlW  
“…我爱你。” "v/Yw'! )  
]EdZ,`B4  
\&[(PNl  
- 5&qBG@Hw]  
Z?u}?-b1\H  
“这可是你说的。” 7M Qh,J!"  
那句宛若梦呓的话刚落下,Claire便蹭了起来,一脸讪笑。 z `jLKPP!=  
狐狸满脸通红又有些赌气般地瞪了他一眼。 RoNE7|gF:  
“来来,我帮你收拾,这样会快些。” r+;k(HMY}[  
男人一边笑着一边贴近狐狸的耳畔,细细的茸毛轻擦过他的脸颊,接踵而至的便是那熟悉的、他一再于梦中想起的味道。 Vllxv6/_  
[ps4i_  
“果然是……” "r1 !hfIYf  
“嗯?” `R!Q(rePx  
“橙花、以及海风的味道,”男人将鼻尖凑得更近,“你的味道。” /}9)ZY Mx  
狐狸不好意思地别了别嘴,似乎在笑。 v[V7$.%5Q  
a[p$e?gka  
就这样依偎着也挺好。男人想道。 |5jrl|  
[:+f Y[4==  
“对了,”半响,狐狸似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道“我带了些东西回来……” !,]2.:{0z  
“什么?” 8Oz9 UcG  
“这个……”边这么说着,狐狸边转过身,同时从兜里拿出一颗小小的,几近透明的粉色药丸。 6sG5 n7E-A  
“这是什么?” w)&?9?~  
男人小心翼翼地捻起药丸,对着阳光仔细察看。 _=}.Sg5Q  
“那个…算是以防万一吧,简单说来就是当你遇到危机时刻的时候可以其作用,它可以把你变小……但它可能会——” 6-FM<@H{  
“多小?”男人打断了狐狸的话。 o2[$X ONTl  
“大概就和我一样吧,我要说的是它可能——喂!!” ~O|~M_Z  
 \>||  
还没等他说完,男人便已将药丸吞了下去。 WyRSy-{U(}  
“继续。”他重新笑眯眯地望向狐狸,而后者正无力、面如死灰地看着他。 (I/ iD.A  
/B)2L]6p  
*HB 32 =qD  
“……可能引起的副作用是……你可能变不回去……” 2MmHO2  
“哦,就这样?那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我是可以变得回去啰?” 3aU5rbi|B  
“嗯……理论上是这样……大概能持续两个小时——” uh`5:V  
再一次,男人打断了狐狸的话,不过这次却是以行动。 sf/m@425  
他拎起狐狸,几步走到卧室,然后将狐狸放上床,自己也跟着顺势躺下来。 q;*'V9#  
“那还等什么呢?需要多久才发挥药效?” `@ny!S|1/  
“……大概一两分钟内……” e?FQ6?  
狐狸尚且处在没回过神的状态,然而等到他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后,男人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衣服里,他便也打消了躲闪的念头,反倒心虚地凑到男人衣服前,焦急地寻找其对方的身影。 En)Ptz#0  
说实话他自己对那药也没有把握,本来拿出来只是给这个生活不稳定的家伙一个保障,结果谁知道他却…… hV:++g  
MJkusR/  
如果他就这样…… @Ne&%F?^Z  
那我——我岂不是—— [5ncBY*A7  
然而还没等他的心理活动结束,狐狸便被一只从上衣领口伸出的手拉了进去。 n.t5:SW  
Mdq|: ^px  
#<X4RJ  
RA?_j$  
6TTu[*0NT  
:{4C2qK>  
mE_%  
“我爱你。” :s \zk^h?  
Zu2`IzrG#  
B!&y>Z^$  
“我…我也是……” ^4NRmlb  
- %a|Qw(4\  
\GQRpJ#h1  
“呼——原来变大变小这么有趣,喂,下次多带点那个药回来吧?” w}#3 pU<<  
“……一点也不有趣。” ;K~=? k  
“怎么?担心了?别老那么紧张啊,神经会衰弱的。” H4sW%nZ0  
“……真拿你没办法。” _>BYUPY  
“对了,你们既然有能让人变小的药,那有没有能让人变大的药呢?” ![$`Ivro`  
“按理说是有的……不过这也要去问我兄长他们才知道。” 3Gr"YG{,  
“那我收回前言,我不要变小的,带变大的吧。” 0U:X[2|)  
“你是说……” RN|Bk  
“给·你·吃。” 'IFA>}e7W  
“可是我并不需要……等一下,莫非你很介意?” %?, 7!|Ls  
“我是没差啦,不过你变大能干的事情更多对不对?比如那些书,还有很多你们那所没有的东西,你都可以拥有与使用,这不是很好?” QT zN  
“唔……话是这样说……”  Na@;F{  
“更何况——我觉得还是现在这样的身体更好做那档事——” 5D2mZ/  
“你这……!” T+aNX/c|>  
“哎哎,不要还在温存的时候就一副要咬人的样子嘛……而且我还没说完呢……” 'CSjj@3X  
“……” M$Bb,s  
“我是想,如果你变大了,我才更方便在现在这样的时刻抱住你,之前我试了几次,始终有些辛苦呢,那小小的身子和短短的手脚。” :y`LF <  
“……知道了……” A FBH(ms't  
“嗯?” O2?yI8|Jn  
“我说,知道了。” S(nQ?;9,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pJs`/   
“胡说什么呢!” ITg:OOQ  
“别急着起来啊,我开玩笑的,刚才也消耗了蛮多体力,在那之前睡一觉吧,来,过来点。” cvo+{u$s  
k=mLcP  
…… !L|l(<C  
ij#v_~g3  
“喂,我似乎还有句话没说。” _KKux3a  
“嗯?” (X-( WMsqQ  
“Luck Gandor——” wN10Drc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xQU//kNL  
“别那么惊讶,不过是个名字,我调查他并不需要多久——我还没说完呢——” +H?g9v40  
“请。” S7WHOr9XMV  
xf/K+  
\y%"tJ~N{  
“Luck,欢迎回家。” )P?Fni}  
.ahY 1CO  
“……我回来了。” Dt>tTU 6  
- G6qZ>-GiL  
j,;f#+O`g  
4H;7GNu  
- E N D - f3qR7%X?  
jnbR}a=fJ  
   }!k?.(hpE  
H ?9Bo!  
[ 此帖被初音。在2011-11-19 14:46重新编辑 ]
发帖
342
配偶
单身
点券
222
威望
54
贡献值
0
1 发表于: 2011-11-20 20:19:30
“Luck,欢迎回家。” y>wr $   !KJ X$?  
eZ  ]6 Q   'YG P42#  
“……我回来了。” K8e>sU.   U&:-Vf~&  
- CGv(dE,G&]   9z{}DBA  
S"N@.n[
2019.11月 注册纪念日 福利领取帖
 
发帖
506
配偶
单身
点券
443
威望
85
贡献值
0
2 发表于: 2011-11-20 21:14:39
LUCK!欢呼你们相聚,幸福
【品书荐书】大侠请留步
 
映山水
发帖
685
配偶
单身
点券
400
威望
237
贡献值
0
3 发表于: 2011-11-21 22:31:20
好好温馨啊
【哈漫一族】写下让你疯狂爱上的动漫人物
 

发帖
719
配偶
单身
点券
6919
威望
91
贡献值
0
4 发表于: 2011-11-21 22:39:00
好好温馨啊
【求文法宝】往期主题,书评总汇 (按A~Z顺序排列 持续更新)
 
离线 hysh
发帖
666
配偶
单身
点券
0
威望
86
贡献值
0
5 发表于: 2011-11-23 15:44:43
谢谢楼主的分享
【长期活动】书名接龙 (参与3次可抽奖一次)
 

发帖
764
配偶
单身
点券
944
威望
195
贡献值
0
6 发表于: 2011-11-23 22:51:06
很有爱的小文章啊
不是我不挽回,而是时间不复存在……

发帖
1487
配偶
单身
点券
36
威望
224
贡献值
0
7 发表于: 2011-11-23 23:19:23
哈哈 太有意思了   我终于看到图片了 嘻嘻  我也好像有一只那样的狐狸哈
发帖
2410
配偶
单身
点券
-7
威望
-2246
贡献值
1
8 发表于: 2011-11-23 23:46:08
谢谢楼主的分享
发帖
213
配偶
单身
点券
234
威望
26
贡献值
0
9 发表于: 2011-11-24 00:20:11
好好温馨啊
快速回复
本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